人終歸總要死一次,如何安置網絡後事:Perpetu與其他網上服務死後迷思

許多網站服務都可以撰寫試用報告,唯獨某些服務不能真正人肉測試。說的是網上後事服務Perpetu,試想像你我終歸一死,怎樣處理網上遺產才是正經?絕對明白凡走過必留痕跡,不上網就不需要處理任何遺產那一套,但實際些吧,網絡的精神就是互動,網站搜尋Cache、電郵、就算玩Candy Crush送心心也是交流的一種,只要上網又怎可能一點痕跡也不留下?

Perpetu

初期來說Perpetu的服務算是比較簡單,首先寫下遺願(Final Wishes),暫時支援Facebook、Gmail、Twitter、GitHub讓用家就不同服務作不同設定。例如Facebook就有「最後的Wall Post」(Final Wall Post)、「下載相片、Timeline和私人訊息」(Download Photos、Download Timeline、Download Private Messages)的設定。 我想我的遺願會是「大家好,你睇到哩段訊息嘅時候我經已死鬼咗唔知幾耐……」,而且會是中英並重以方便不知道我死了的「鬼佬」朋友,實行訃聞無國界。至於下載功能可讓已指定的電郵地址收到我所有已上載到Facebook的東西,讓他/她收到我一生的軌跡以便喊死多幾回(如有的話)這是很好亦很殘忍的設定。為了讓未亡人受到最少的刺激,亦可指定要傳送的相簿名稱,那些「集郵」、「私人搏鬥」的私密設定相簿就讓一切隨風好了。

Perpetu

Perpetu

有遺願當然有聯絡人(Contacts),針對那些不上Facebook不用Twitter的人你可以把他們的電郵地址儲存,好讓他們亦會收到你的遺願。我建議如果要達到360度覆蓋,可以在遺願內「分咐呀邊個邊個」打電話幫忙聯絡小學同學、幫忙登報等,我想他們不會亦不敢不去完成你最後的心願吧?

Perpetu

而整個服務最貼心的要算是「私密電郵」(Private Emails),針對不同的人撰寫不同的遺願並以電郵形式送出。以漫畫《科長島耕作》的銀座儂儂媽媽桑馬島典子寫例,在漫畫中她製作了一餅錄影帶說島耕作是她男人排行榜的第一位,和他性愛最合拍。這些留給最愛的說話在死後可以直接傳給當事人又不用經他人之手送出以免尷尬,正所謂人死為大,此時不講,更待何時?

Perpetu

Perpetu如何知道你我真的已死了?靠的是「可靠的通知人」(Trusted Notifiers)。生前把Perpetu服務提供的「密碼」(Secret Code)交給通知人,死後由他/她到網站輸入密碼,即會啟動程序聯絡戶口所屬人士。如果於30內仍然收不到回覆就會確認死亡接著把用戶在Perpetu所設定的遺願一一自動執行。假如「可靠的通知人」再不可靠來跟你開個玩笑這30天的緩衝期也是個搗截的方法。不過「可靠的通知人」假若忘記輸入密碼,那麼整個服務就沒法啟用,是以無論生前死後,最緊要慎交朋友。

Perpetu

跟據報導這個服務的來由是因為創辦人之一Ryanne作為實習律師搜集資料時看到一個個案,記述一名美軍服役常透過電郵與父親溝通,後來他不幸逝世,父親希望取回兒子電郵帳戶的資料作紀念,卻礙於沒有登入帳戶的權限,最後要與雅虎對簿公堂。這個個案讓喜愛網絡生活的Ryanne感受至深,亦促使她成立網上遺產服務。確實老一輩的人連上網都不太懂,又怎能期望他們能為死者進行網上公告?死前意識模糊亦肯定沒有辦法將時常都需要變換的網上密碼記下,網上遺產服務想來雖然遥遠,但生死有命,「幾時要去著實話唔埋」。計劃讀書、上位、買樓之餘,又怎可以不為人生最後的遺願籌謀?

我不知道香港有沒有為網上遺產對簿公堂的個案,不過設想某日我死了,手頭上儲存有價有市的域名、PayPal內的餘額、iTunes內的歌曲、Amazon內的電子書,還有一堆堆的網上服務究竟可以怎樣遺留給在生者?是否一份遺囑就可以搞定?我還未有時間研究,更何況免費服務如微博和討論區,雖然沒有付過一分一亳,但我們的內容豐潤了他們的廣告客戶,後人如何取回內容以作保存?我想Perpetu就這些範籌絕對有擴闊收費服務的空間。此外30日的緩衝期實在太久,最好可以由用戶在生時自行調節,以符合香港「不會讓條屍放得太久」的繁忙殮房操作。另外如Perpetu網站可以為責任重大的「可靠的通知人」提供世界各國的離世者服務資訊,例如香港政府「為離世者親屬提供的服務及支援」網頁的連結,能幫助在生的人以外相信死者也能安心。

香港政府的「無盡思念」網上追思服務網站,讓讓市民為曾使用食環署墳場、火化、骨灰龕、紀念花園、海上撒灰等服務的逝者建立紀念網頁,以便隨時隨地透過互聯網悼念摯愛親友。
香港政府的「無盡思念」網上追思服務網站,讓讓市民為曾使用食環署墳場、火化、骨灰龕、紀念花園、海上撒灰等服務的逝者建立紀念網頁,以便隨時隨地透過互聯網悼念摯愛親友。

我倒希望我的墓碑有QR Code、NFC甚至以後更新穎的技術,好讓後人能知道我這麼沒有營養的生平看些什麼書、聽些什麼歌。想起已逝的網上朋友如無名(由於他一直都是匿名,實在沒法為他多做什麼,但我仍然保有與他通訊的電郵,2008年拙文曾談及)、李菁(她的家人和其他有心人士成立了「龍耳」服務聽障人士,最近成功加入公益金成為機構會員)、震波(曾是香港知名的XBox360玩家,與無法可醫怪病搏鬥十四最終選擇離開)及當年在網上電台認識的年青主持人;雖然有的經已無人記念,卻仍有人不忘於吃喝玩樂時在Facebook與他們一同check-in和標示(tag photo)相片,又或在生忌時留言祝福。我想最重要還是「愛,從未離開過」,願你們安息。



如果覺得文章還不錯的話,敬請與親朋好友分享,謝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