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我嘗試重寫幾多次,還是那句「2019年,我做了一件很錯的事」。錯事,就是太相信人性是美好和互相尊重的。

情況和 @大量甜品 類似:我在自己的 Facebook,friends only 說了一些話,而且那些 frineds only,是真正隔濾了 friends only。卻意想不到,打擊我的就是我曾經相信的。

我一直相信,如果認為我說的我想的有任何不妥,可以直接對話,否則也不用做 Facebook friend 吧?再者我的 Facebook friend 甚至大多數都是直接見過面的人。對於一個沒有公共性的私人 Facebook 戶口,不對話,直接 cap 圖(即擷取圖片)再交給別人批鬥,還振振有詞說因為我說得不對就可以傷害我的私隱,實在不知從何時開始,香港玩起了文化大革命這一套。

延伸閱讀:教協批教育局僅藉學校調查裁教師失德 促停干預個人自由

利申,我不是教師,只是文中說「多數貼文僅屬朋友限閱、不牽涉班房裏教學內容,擔心可能造成以言入罪的情況、帶來白色恐怖」。我寫的也不牽涉任何現有客戶工作內容,亦僅屬朋友限閱,然而這麼顯淺的道理,卻竟然有人不懂。

想要來繼續抓小辨子的人,我還是那句,在事情中,我確實有做得不對的地方;給人公開罵是 Bitch 是潑婦,在有生之年也不是沒有試過。太過誠實用真名真姓的後果就是換來出賣,同一件事不止一人說過同樣的話卻因為我有名有姓就被聚焦針對。經已不是執著你對還是我錯,而是破壞了信任,一切都回不去了。

阻人發達燒春袋、蜑家雞見水唔飲得(廣東話就不解釋了),有甚麼不滿意,要打要殺隨你便,做甚麼吃甚麼身型是甚麼連千年蟲都可拿來鞭苔一番都沒有問題,只是牽扯到其他朋友絕對萬萬不能。一直都有好好保護朋友清單不被查看,經此事後索性做得更盡:

  • Twitter,兩萬多筆碎碎唸,一下次清空了它。推介超好用 tweetdelete.net,可刪除所有推文和 Likes(後來發現要付費才可以全滅,正在研究中)
  • Private 了 IG
  • 關了自家的 Facebook Page,反正一直無心經營。客戶們的 Facebook Page 成功就可以了
  • 使用 Chrome Extension Social Book Post Manager 整理 Facebook timeline,刪除了數萬 Facebook 程式所適成的自動發帖、十數萬 Game feed、幾萬 Spotify feed;刪除上萬不喜歡的活動邀請;手動 private (only me) 了自己 14 年內所有 status(我 2007 年開始用 Facebook)、untag 了一些已 unfriend 了的人…林林總總的清洗仍在進行中

其實一直以來都想做這些,文章都寫了好幾篇(人際關係斷捨離刪 Facebook App 後感),現在狠下心腸來個徹底大斷,徹底得連葬禮的相片都預備好連光盤放在當眼地方,假如有甚麼意外,後人絕對不用擔心找不到相片使用。

我要保護的,是朋友,但是出賣我的,也是朋友,說起來真的很諷刺,但無論如何,我也願意繼續相信人性是美好的。為爛人放棄好人,絕對不值得。